少年头上“紫金冠”,低头颔首忆千年

《红楼梦》多处描写贾宝玉头戴“紫金冠”,第三回说他“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,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”,第八则写道回:“宝玉头上戴着累丝嵌宝紫金冠,额上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。”

“紫金冠”之名在元曲里便已出现,一指道冠,一指武将的三叉冠。而明代紫金冠的形制与此不同,是在士人男子束发冠的基础上,融合了绘画及文学作品里武将或神将的冠帻(源自平上帻)特征而形成的新的冠式(图1 、图2、图3),有时也称作“束发冠”或“三叉冠”,主要用在戏曲舞台上,多为少年武将或王侯公子一类角色所戴,故又叫“簪缨公子冠”,如明人演出的《伍子胥鞭伏柳盗跖》中,秦穆公、吴公子姬光及楚、梁、鲁等诸国公子等均戴“簪缨公子冠”。后来也将紫金冠用于部分乐舞表演和仪仗中。

紫金冠的大小与普通束发冠接近,冠顶分缝起梁,冠身的装饰非常丰富斗牛牛,通常有博山、帻耳、朱缨等诸多配件,可錾刻各种图案或镶嵌名贵宝石等,珠翠金玉靡所不具,冠下另外佩戴抹额包住其余头发。《三才图会》里“束发冠”的插图就是一顶紫金冠,在冠的前方缀有一簇红缨,类似笼冠上的“立笔”(图4)。刘若愚《酌中志·卷十九·内臣服佩纪略》“束发冠”条描述的也是紫金冠:

其制如戏子所戴者,用金累丝造,上嵌睛绿珠石。每一座值数百金,或千余金、二千金者。四爪蟒龙在上蟠绕,下加额子一件,亦如戏子所戴,左右插长雉羽焉。凡遇出外游幸友趣棋牌,先帝圣驾尚此冠,则自王体乾起,至暖殿牌子止,皆戴之。各穿窄袖,束玉带,佩茄袋、刀帨,如唱‘咬脐郎打围’故事。

秦徵兰《天启宫词》所记内容大致相同:“内臣所戴金丝束发冠旧有此式,至当时而加奢矣,蟒龙蟠绕,下加翠饰,额插雉尾,前捧朱缨,旁缀宝玉。”内官们的这种装束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明代《出警图》里有非常写实的描绘(图5)。刘若愚对内官戴紫金冠的效果还做了点评:“惟涂文辅、高永寿年少相称,其年老如裴昇、史宾等戴之,便不雅观。”大约是受到舞台效果的影响,在当时人看来,紫金冠已经成为了少年之饰,中老年男子戴上就不那么美观了。

紫金冠制作精美,装饰繁复,又能衬托少年的英武之气,因此到晚明时,已经成为贵族男孩日常使用的主要童冠样式。宋荦(1634年-1714年)《筠廊偶笔》有这样一条记载:

东宫指崇祯帝太子朱慈烺,所戴缀有珠、缨的束发冠即为紫金冠,形制应与《三才图会》和《出警图》所画相似。

长沙博物馆收藏了一件金质双龙紫金冠,是20世纪70年代末长沙县农民上交给湖南省文物部门的,据研究者推测,可能是出自被破坏的明代藩王墓。这件金冠通高仅2.9厘米,底径4.2厘米,重33.6克,形制较小,通体饰有花纹,正面缀火焰宝珠,珠上錾“日”字,冠侧各饰金行龙一条,冠体左右有穿孔,横贯如意形金簪一枚。从冠底结构来看,似不像直接罩在发髻上,原网络棋牌本或另有附着之物,是否为实用之器尚待研究(图6、图7)。

到清代,戏服与童装中的紫金冠仍继续使用,戏曲里的紫金冠主要有两类,一类为明式小冠,又称小紫金冠、太子冠或多子头、都子头,戴在孩儿发(假发)顶部,搭配长条形抹额;另一类演变为头盔形状,分为金胎、银胎两种以及孙悟空专用的“猴紫金冠”(图8)。两者均配有翎管,可根据角色需要插入翎子。如明代三国戏之吕布,标准装束为“三叉冠雉鸡翎、抹额、蟒衣曳撒、袍、项帕”等,这里的“三叉冠”实即紫金斗牛牛棋牌冠,与咬脐郎所戴无异。小说《三国演义》中吕布“头戴束发冠”,也是指的紫金冠,第八回写道:“(王允)便将家藏明珠数颗,令良匠嵌造金冠一顶,使人密送吕布。布大喜,亲到王允宅致谢。”王允送给吕布一顶镶嵌明珠的紫金冠,吕布亲自登门道谢,宴席间王允让貂蝉与吕布把盏,由此展开诛杀董卓的“连环计”。现在戏曲舞台上的吕布还是头戴紫金冠、双插雉鸡翎,表演时加入“翎子功”,用翎尾轻扫貂蝉脸颊以示挑逗,将吕布骄矜好色的情态表现得惟妙惟肖(图9)。

清代儿童不论满爵士棋牌汉均可戴紫金冠,很多写实绘画里可以看到头戴金冠、身穿蟒袍(箭衣)的官宦家庭少年,与《红楼梦》描写的贾宝玉形象(紫金冠、蟒箭袖)基本一致(图10),上世纪80年代谢铁骊执导的系列电影《红楼梦》曾出现过这样的造型,可能是因为时代特征太过明显,观众难以接受,其他版本的《红楼梦》影视或戏曲均未采用。

存世的清代、民国童帽有不少参考了戏曲紫金冠的形态,大都使用织物、硬纸等材质制作,轻便柔软,既美观可爱又能保证儿童佩戴的安全(图11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