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耸的墓碑为大洪拳名师而建,万人敬仰,很多

回忆如墓,淡薄如素。每次经过丰县欢口镇唐庄村仇庄的路口,我总能看到那座高耸在田间的墓碑。

虽然这样的规模和阵势并不多见,因为从来也没有近前,所以,一直以为是哪户富裕的人家为自己的先人而立。

我想,这样的墓碑的背后,是后代人无尽的追思和纪念。回忆,悠长而宁静,晕染着春色阑珊,穿越无尽沧桑,弥漫了一季的缱绻。正由于此,墓碑的设立,变得让记忆如此鲜活与真实。

我始终觉得,人会因着生活的富足,会渐渐地淡忘了掺杂苦甜的过往,也以为会随着岁月的流逝,那些曾经被沉淀的日子,永远成为不再被回望的历史,但未曾想,后辈们没有因着时光的迷离而冲淡了记忆……

真的没想到,在先前一直尚武的丰沛县,张健这样的名人竟然被我等草民,湮没在乡野,我的家离这里可以说是近在咫尺,但始终闻所未闻。

还好,并非所有的人都像我一样如此这般。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捐款者名单,我深知道,这里,不是埋葬着一个名人,而是在很多人心中树起了一座座不可磨灭的精神丰碑。

根据安在峰老师的详尽描述,我了解到,张健生于1787年,卒于1865年,江苏丰县欢口镇唐庄村仇庄人,著名大鸿拳家,是黄淮下游流域大鸿拳的开山鼻祖。

清嘉庆十年(1800年),张健14岁时,拜在大鸿拳名师李泰膝下学艺13年,尽得师傅真传,全面系统掌握大鸿拳理论、功法、套路及绝技,深得李师的青睐!

师傅李泰,河北深县人(也有说是山东恩县人的),他武功高强,被封为御林军教头。同治年间李泰被*党陷害,诬其谋反。朝庭诏令捉捕,李泰闻风而逃,夺出京门,潜在丰县。因当时夺出京门时,由于与清兵捕杀,一臂受伤,这就是武林典故里的“独臂李泰下鲁南”。

李泰潜至丰县欢口仇棋牌庄后,栖身在村西破庙里,以乞讨为生。第二年麦收时,他与一张姓穷人,同在唐庄村黄家打短工,俩人成为挚友。后来张姓短工得知李泰精通大鸿拳,便说服黄家给李泰资助,在仇庄开馆授徒。他所授徒弟中尤以张健尽得其师传。

清嘉庆十七年(1812年)秋,李泰打探到,追捕他的紧风已过,官兵无意再追捕他,他便想回家探望。众徒挽留不住,只好筹资为师傅送行。李泰临行前,将弟子斗牛牛招进跟前,嘱咐道:“你们师兄弟中,家境最差的要数张健,为了让张健能有口饭吃,今后传艺业之事唯可张健!”这就是当时从李泰学艺弟子不少,却只能有张健一人授业的原因。因为在黄淮下游流域所流行的大鸿拳仅为健一人所传授,所以,张健为黄淮下游流域大鸿拳开山鼻祖的说法,就由此而来。

李泰返乡之时,让张健陪他上路,途中李泰心想,自己年岁渐老,张健对他这么忠厚,练功又有了一定的根基,还是那么聪慧,是一名理想的传业之人,遂决在客店小住几日,把大鸿拳的绝招传授给张健。次日大早,李泰将张健领进河边树林里,寻了块人迹罕到之处,开始传授绝技,并将随身珍藏多年的武功秘笈《大鸿拳秘要》一书交给了张健。他一再叮嘱,让张健把大鸿拳发扬光大,务必使大鸿拳流传后世。

张健果不负师训。他认真钻研,刻苦磨练,使大鸿拳理、功、法、技融会贯通,全面掌握了大鸿拳。后遵师嘱,以授权为业,广招门徒,教拳于苏、鲁、豫、皖一带,让大鸿拳后继有人。他首先在其家乡,收下了其孙张振邦、本村的张士义、董堂的董心朗、北仇庄的仇慎环、三官庙的王朝选、吴庄的吴玉成、三义村的唐高武、唐庄的肖同志、温砦的蔡士杰等一批弟子。

咸丰元年(1851年),因丰县遇灾年,张健随众人逃荒到河南灵宝县,在灵宝县期间广收入门徒,从艺弟子颇众。几年后,张健回到家乡丰县后,仍教拳于山东鱼台、金乡,河南的夏邑,安徽的砀山、潇县,江苏的丰县、沛县,他为武术事业献出了毕生精力,使大鸿拳得到广泛传播,并使丰县成为大鸿拳的发祥地。

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世界上唯一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越变越美好的东西,只有这样万赢棋牌虔诚的祭奠。当看破一切的时候,才知道,原来失去比拥有更踏实。人往往是这样的,苦了才懂得满足;痛了才享受生活;伤了才明白坚强,最后才看透了人生,定格了永恒。

流水光阴,总一段回忆,总有些章节,定格了纪念,譬如,眼前这个高耸的墓碑。习惯于悄然把一些念想,金殿棋牌渲染成温馨,指过处,淡描晓月;回眸里,让往事随风,让思念沉香,让聊天白云见证……